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The Tai-ji, Inner Alchemy and Kungfu Practice of
Master YUEN Hong-chau

主頁主頁  博士簡介博士簡介  學會簡介學會簡介  太極拳太極拳  內丹內丹  養生氣功集養生氣功集 
論文論文  功夫篇功夫篇  傳媒訪問傳媒訪問  道學講座道學講座  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 

Tai Chi Yuen.org 養生氣功集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養生全接觸──氤氳之氣

    如果你也曾打坐過,你會感覺到入定以後的愉悅快感。其舒適的程度,非筆墨所能形容。或者,你不但極之同意我這樣的說法,更可能會說,正正因為這種愉悅之快才吸引你持而行之,每天不坐不快!

    打坐是吸引的。未學過的,或聽聞打坐是宗教信仰的修行方法,又或者此舉有醫治癌疾腫瘤的功能。至於箇中味道,是味兒不是味兒,當然也因人而異。誠然,一般人積極採用打坐作修煉工夫,是當惡病纏身,屢醫無效,姑且一試而已。其實,打坐是一種極高質素的藝術。我們可以用耳去欣賞貝多芬音樂,用眼去欣賞梵高的色彩,用舌去欣賞珍饈百味,為何不嘗試用身體去欣賞打坐的樂趣!縱使打坐能醫百病而為醫術,它也可以是通過感官升華的一種「心意藝術」!

    愉悅快感是在靜坐後,凝神入氣、心息相依時出現,那種感覺是:身心舒泰,祥和安逸,似有還無,恍恍惚惚,體內這種祥和之氣,我們稱之為「氤氳之氣」。前人對這種「氣態」描寫得非常美麗,例如呂祖《敲爻歌》云:「長生藥,採花心,花蕊層層艷麗春。」張三丰《龍虎還丹指迷歌》云:「直指逍遙捷徑處,一輪明月照須彌。」其實,這種氣態,用現代語言說之,在昏昏默默時,大腦皮層神經興奮程度降至最低。未入靜時,我們的大腦皮層神經正處於一定程度的興奮狀態;入靜的工夫,目的是把這種興奮狀態降低。由於入靜也須用大腦的神經稍作興奮去強行抑制心意活動,故打坐初段,興奮與抑制並不是平衡的。及至所謂氤氳之氣泛現,大腦神經既不興奮亦不抑制,而其興奮程度與平時比較是最低的,甚至低無可低,這樣,神經便能發揮「感而遂通」的動態,又或者保持其「寂然不動」,似有還無的無限愉悅的快感。

(完)

本文作者:袁康就

©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1999 -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