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The Tai-ji, Inner Alchemy and Kungfu Practice of
Master YUEN Hong-chau

主頁主頁  博士簡介博士簡介  學會簡介學會簡介  太極拳太極拳  內丹內丹  養生氣功集養生氣功集 
論文論文  功夫篇功夫篇  傳媒訪問傳媒訪問  道學講座道學講座  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 

Tai Chi Yuen.org 論文 下一篇> 返回
上帝粒子給內丹修煉的啟示

摘要

    2012年7月,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宣布,擬似俗稱「上帝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在強子對撞機的實驗下被發現,這對於傳統被分類為形而上學概念的「無能生有」無疑增加了物理證據,在內丹修煉而言,那陽神「出有入無」的神仙功能,也添加不少新的思維角度。修煉者在打坐當中,入定恍惚時對光的追求,以及真意的運作,都在時間凝定的框架下層層推進;然而,時間決定空間,超越時間便可改變存在空間,陽神穿插極微瞬間所展示的出神入化功能,與只在10的負24次方秒存在的上帝粒子及其衰變其它粒子的演化機制有密切關係。倘若陽神煉就出入有無的能力,以至道成肉身,那就相當於上帝粒子與其希格斯場所表現的無限能量與其陷坎以後造成有限物質世界的過程,由是內丹修煉的境界描述將變得更清晰,神仙功能和其實相的闡述更具說服力。

關鍵詞:內丹、陽神、恍惚、上帝粒子

(一)引言

    中國人的思維在形而上學的主導下,往往忽略物理現象的探究。在西方,今天粒子物理學已發展到令人讚嘆的地步,形而下現象界的真實面貌進一步展示眼前。2012年7月,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宣布,擬似俗稱「上帝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1] ,通過強子對撞機的實驗,最終被發現了。這個發現,在贏取來自科學界不少掌聲之餘,亦為物質真相和物理認知的探討提供革命性的一步。[2] 可能更有作為的是,這個科學成果將使中國固有的形而上學與西方物理科學發展的鴻溝縮窄,特別是道家「無能生有」的看法提供了物理根據。

    雖然在過去,道家在「無能生有」的說明,一如其它形而上學概念一樣,並無科學證據作輔助理解,但今天資訊發達,全球文化與知識正處於融滙與互補的當前,任何有關「無能生有」的科學詮釋,必然為中國哲學帶來好處。[3]

    粒子物理學正在追尋現象界最原始的粒子。上帝粒子就是創造所有物理現象的原始粒子,希格斯玻色子源自一個無形的能量力場「希格斯場」,而這個力場遍布整個宇宙,所有粒子都從希格斯玻色子所在的希格斯場獲得質量。如果沒有這粒子,人類及宇宙中其它所有相連的原子就不會存在。簡單地說,沒有它,一切物質皆不存在,它是一切形相物質的創造者。它的形成與所由衍生的粒子和物質演化的有關研究,將為中國形而上學那「無」及「無能生有」的概念提供更清晰的藍圖。[4]

    內丹修煉以有煉無,在傳統的修仙操作上,「陽神」是一個中介概念,它可以出入於有無。道家打坐就是朝著這個功能推進。唯有通過陽神修煉,才能進入無的世界;而陽神功能的終極表現,就是這個所謂「無」的能量位格,在宗教層面就以「神仙」概念表達出來。

    中國文化傳統對無的看法,一直都以「有」來理解,道家的無是「虛無」的「無」,這個虛無並非以「絕對沒有」來理解,而是以「無中藏有」來看待。這個虛無被看成是潛藏內容的「無」,而其內容就是能量,不論中國哲學或宗教,都有著這種理解。漢代有對「無」的層層劃分,譬如太易、太初、太始、及太素等,予以說明無中潛藏不同程度的有。[5] 後來鍾呂丹道的核心著作《靈寶畢法》,在陳述大道的初始造化時,由無至有整個發展當中,有太元、太始、太無、太虛、太空及太質六個階段。[6] 魏晉以後有「三清神」的崇拜,其玉清、太清和上清,都反映三種不同程度的「無」,代表著不同程度能量的劃分。[7]

    陽神可穿插有無兩者,正正因為無與有之間具有某些關連的關係才能成就。老子所說的「有無相生」,[8] 給與煉丹成仙那「逆修」行為一個重要的論據。[9] 道人通過對氣的修煉,從有的區域不斷的層層遞升,以至離有入無,並在無的區域再作層層超越,直至陽神功能圓滿。此等能量的體現,似乎與上帝粒子有密切關係。

(二)上帝粒子在太極階段

    道家認為,這個現象界是「有」,有的另一面是「無」。這個無包括了非現象界的一切東西,既包括「沒有」的「無」,也包括了隱藏某些能量的「無」。道家善用「虛」,以虛無言無,以虛空言空,老子以「虛而不屈、動而愈出」來說「橐籥」之空,[10] 以表達虛空中不空,其實隱藏無限能量。老子早就看到現象界的虛無並非絕對的無,而是隱藏著「有」的無。

    相對來說,今天科學家也對傳統「無」的概念,由絕對的無作出調整,改而為潛存某些能量的無。科學家對現象界尤其對宇宙的認知,近二十年有不斷的調整。科學家認為,我們生活在很多宇宙中的一個,而這個宇宙正在膨脹,年壽已到137億年,終有一日死亡。這就是宇宙生命。由於宇宙正在膨脹,有膨脹就必然有造就膨脹的力量來源。其中一個較廣為人接受的說法是,宇宙膨脹的原動力來自「暗能量」或「真空能」。「真空能」是指真空並非真空,而潛藏能量。

    過去科學家對宇宙空間的理解,是「甚麼都沒有」的絕對真空;然而,經過不少科研探究及量子物理學的参與,這個看法作了革命性的調整。今天科學家認為,真空之中存在極微細的基本粒子,在瞬間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這狀態叫「場」,是宇宙能量的來源,也就是「真空能」。希格斯玻色子就連帶著希格斯場,我們不能說那裡為「有」,因為希格斯玻色子衰變後才有後續的粒子;我們不能說那裡為「無」,因為希格斯玻色子衰變後就出現其它後續粒子,這些粒子將以希格斯場來呈現其質量。

    這個被稱為「上帝粒子」的關鍵粒子在125-126GeV區間存在,與重力相互作用,令物體產生「重量」。GeV是一種用來表示粒子質量的單位,1eV為一個電子被一伏特的電壓加速後電子獲得的能量,1GeV等於10億eV;因此,希格斯玻色子的質量大約是電子的25萬倍,質子的133–134倍。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直接解釋物質何以以質量及形態存在,而希格斯玻色子本身就是構成萬物的最終元件,但它只能在不足1攸秒,即10的負24次方秒內保持完整,然後便會衰變成雙光子,再演化成其他粒子。

    如果上帝粒子是最原始的基本粒子,而這種粒子僅存在於遠超人類認知工具所能觸及的話,則人類所認知的「無」可能就是這個模樣。在過去,由於我們的認知工具有限,這個無就被歸類為非物質東西,對「無能生有」的陳述,在上帝粒子未發現之前,很自然也同樣被歸類為形而上學概念。今天的科研成果,讓我們把過去某些「形而上學」理念拉下來,至少「無能生有」可有更具體的解釋。這科研成果正正脗合道家對「虛無」的一般理解,因為二千五百年前老子已提出虛無就是「非虛空但潛存力量」,例如「虛而不屈、動而愈出」[11]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12] 、「無之以為用」[13] 等。

    道家認為,「無」具備創生功能。[14] 這觀念就在「常道」的詮釋中得以確認。「常道」,簡稱之為「道」,既能創生萬物,又存在於萬物之中,其小無內,其大無外。這個創生觀念,根植於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15] 一句,上帝粒子的存在及其演化形態似乎與這條創生程式相似。

    「一」是太極,既有且無,恍惚不定;上帝粒子也存在於空無之中,只在極微瞬間呈現,本身自旋為零,唯一而獨立,但不穩定而有衰變的傾向。「二」是二元架構的陳述;上帝粒子會衰變為雙光子,演化出超對稱粒子,一切後續的粒子都成對,有自旋。「三」是「冲和氣」,是未有形質的「先天炁」;上帝粒子再度演化成各種粒子,恍惚似有具體氣象,不過,說它已成形質世界尚未時候。

    如果說「先天炁」是無形而有象的時候,那就相當於不穩定的上帝粒子正正衰變成其他粒子的時候。這時候是無而近有的邊緣狀態。上帝粒子的存在,附帶了一個「希格斯場」,這個希格斯場遍布整個宇宙,所有粒子都從希格斯玻色子所在的希格斯場獲得質量。希格斯場給與宇宙空間無限能量,潛在一種即將猛烈衰變而為後繼粒子以至於形相物質的强大張力。上帝粒子的不穩定性,勢必完成其衰變過程,這個過程,就相當於老子的「負陰而抱陽」那雙粒子構成的格局。

    衰變可以理解為一種「坎陷」。基於上帝粒子的不穩定性,隨之而來便有衰變情況的出現,就是朝著物質世界的「坎陷」。若以其創造功能來理解,上帝粒子正正就在無限能量的位格,而其他後續的粒子和形質世界,就是有限的現象界。現象界的一切存有,均來自無限能量的「自我坎陷」[16]

    俗世所理解的神仙,是能隱能顯的高級存有。內丹以陽神為無限能量的載體,陽神從本來的無限能量領域,跳躍到凡俗的現象界,也就是無限能量自我坎陷的過程。反之,道人修煉陽神,就是從有限的現象界超越到無限能量位格的過程,倘若道人性命雙修,陽神功力經逐次遞升而功德圓滿,出有入無,再返回凡塵者,就是神仙。也就是說,入無者,陽神融入無限能量,蛻變而為上帝粒子,肉身成道;回凡間而為神仙者,陽神從無限能量自我坎陷,道成肉身,在現象界執行扶危解厄之道德任務。

(三)超越時間追踪上帝粒子

    在具體的打坐中,我們要進入入定之境,必須盡辦法甩掉一切雜念。入定是似有似無、恍恍惚惚的意境。這種意境是真實的。然而,所謂「恍惚」,只是大腦展示的意象或念頭,大腦無法解讀而已。人類沒有精確無比的工具,可以在極微細的時間裡認知箇中事物,當然不否定將來科學家有可能發明有如強子對撞機(LHC)發現上帝粒子一樣的靈敏探測器,給我們大腦資料作清楚的解讀。今天,人類大腦的認知工具實在太有限、太粗疏,對大腦展示出來的圖像辨別實在無能為力。[17] 如果要說出入定的真實處境,那就要等待先進的科技對我們腦袋各器官進一步的檢測和解讀了。其中一個可能是,我們在入定當下,並不是把一切雜念和圖像清空淨盡,而是,這個時候我們沒能力亦無任何意圖解讀那些已跑出來的圖像而已。恍惚感的出現,並不代表沒有念頭,而是沒能力解讀念頭。

    恍惚,是有念與無念同步出現的綜合感覺。內丹學稱之為「真意」,是一種界乎有意與無意之間的主觀意境。具體地說,那就是大腦正面臨有所解讀與無法解讀的猶豫狀態。內丹修煉要達致真意,就必須以「真息」導入。真息是一種似有呼吸而又似無呼吸的狀態,叫「內呼吸」。[18]造就一個真息的要點,是先把呼吸調至細緩勻長。當我們的呼吸又慢又細,我們就很像不在呼吸,但又不覺得處於氧債狀態,總之綿綿若存、舒舒服服。我們調較至真息以後,真氣便隨之而來。

    有趣的是,我們即使到了細緩勻長的呼吸狀態,也不一定是入定狀態。打坐到此,還須再次超越。要超越對呼吸的認知,進入真正的入定狀態,我們可以参考一個古代留傳下來而又常用的方法,那就是「守乾宮採玄珠」之法。[19]

    在閉目打坐當中,我們看到的是一片灰漆黑。在漆黑的內景中,我們可以尋找一點較明亮的「灰點」,然後凝視著它。良久,我們會進入無我無物的世界,灰點或變大或變小,或轉亮或遊走,不論它怎變,我們都凝注著它,往下去,我們就神凝黑洞,黑即是光,光從黑洞來,光亮慢慢放大,自自然然就到神妙之境。此光又稱「玄珠」。[20]

    現實世界中,我們存在於四維時空之內,無法超越。四維是長闊高三度空間再加時間,時空就是主宰並確定我們存在的框架。只要我們能夠超越時間,時間改變,那空間就隨時間而變換。即是說,我們進入時光隧道,前世今生的景象將會因此而確定。打坐進入入定之境,到了恍惚若存的狀態,那世界是廣漠無際的。入定初起,我們猶如進入一個「大喇叭」[21] 的入口。這個大喇叭的另一邊巨大無比,其大無外。當我們善用「時間超越法」進入,我們可以投身於大喇叭中任何一個區間,由時間來決定空間,也就叫「出神入化」。

    超越時空的旅程,是入定後眾多神奇效驗之一。當我們集中注視內景中的光點,由微而著,就好像我們進入了微觀的粒子世界,尋找最基本、最根本的上帝粒子,這個上帝粒子在極短的十的負二十四次方秒時間裡消失並衰變為其它粒子。然而,我們掌握好入定,我們可以繼續提升入定質素,從而超越,其小無內,窮追極究,遊於無何有之鄉,恍兮有象,霎時與道合真,與上帝粒子同度。有能力入於其小無內之境,自當能遊乎其大無外的廣漠宇宙,出入於有無,真空妙有,神遊太虛,與萬化冥合。

(四)陽神與上帝粒子同度

    人神感召,箇中存在某些媒體或介質,可連接色界與無色界,天文科學提出「蠕蟲洞」,意思是一個宇宙與另一個宇宙之間有某些形式的通道,可互相穿越,只要捕捉這個蠕蟲洞及掌握神遊蠕蟲洞的方法,人神之間再無隔閡。今天,絕地通天的能力,仍不容許以物理學角度去詮釋,但那不等如說神靈永遠停留在形而上的信仰層面。

    時間是確定現象流逝的主要元素,現象又以長闊高三維空間呈現,當時間轉變,現象隨之變換。倘若真的有時間隧道,我們又有能力穿越時間的話,或許事像變遷與流逝的每一瞬間,都有可能被感知。

    這廣漠無邊的時空流逝當中,確有比我們更超級的無限能量存在。各種神仙只不過是這無限能量的坎陷。我們所召喚的神仙,其名相就定義了那能量的特殊性。譬如,當我們跪拜「送子觀音」,無限能量便被坎陷殊化,由無限而為有限,這個有限功能就能幫我們生個精靈健康的寶貝兒。當我們患有癌症,我們跪求「呂祖洞賓」,無限能量便因我們的定義而使能量定位,狹窄在能治好我們頑疾的神仙。一切神靈都由我們一念所生,一念所定。不過,一切神靈功能必須在「一誠上達」的心靈感通下召喚而來,誠則明。

    可能神靈就存在於十的負二十四次方秒或近於這超微瞬間當中,那是人類認知工具所不能達致的位置,我們稱之為「無」。那位置就是一切現象所從出的根源。假若我們要對無限力量建立感通的蠕蟲洞,就必須在超微瞬間切入。陽神是帶著信息的陽炁,陽炁是精微之炁,可入於無,信息可穿插時空,可跨越一切有,這種能穿插時空的精微之炁,藉著無為入定工夫,進入「大喇叭」,凝神於靜止的時空流逝,鑽進精微瞬間,由現象界人類可感應的十的負二次方秒層層推進,再而十的負十次方秒,再而十的負二十四次方秒。至此,陽神透視其小無內的景像,與上帝粒子同波同度。陽神繼之以自我陷坎,再借助「時間蠕蟲洞」,由精微瞬間返回那人類視之可見、聽之可聞的現象區域,就是「神仙」。

(五)總結

    神仙的存在模式是人類難以理解的。天主教的上帝、耶穌、瑪利亞,佛教的藥師佛、濟公、觀世音,道教的呂洞賓、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等等,都是有求必應的無限能量,可穿插時空來到這個現象界,給求救者解除痛苦。

    與神溝通,自古有之。古代巫師,有通醫、通藥、通人事、通政治、通天文地理,以及通天地鬼神的能力。今天有龜卜、扶乩、祈禱、塔羅牌、問米、符咒、求籤,碟仙、銀仙,還有大型的齋醮法會、朝賀、破地獄等等,都具體表現人神之間存在的特別通道,縱使凡人鮮有潛入通道之功能,然諸等神祇似乎有出入自如的功力。

    我們打坐必須超越時間。入定質素好,我們不再看到雜念的流逝,縱使人類先天本能不足以認知和解讀快速播放的念,從而被定義為「恍惚」,然所有念起念滅的現象都必須依附時間的框架來進行,要消除雜念,就必須超越時間。要超越時間,就先要把時間凝定。

    打坐的入定境界,可以提供建構「時間蠕蟲洞」的條件。當我們進入混沌,那裡寂然一片,既沒有時間觀念,又影像模糊的話,那就是入定。這恍恍惚惚,似有似無、非有非無的時候,就是老子說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杳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22] 。當這個狀態呈現,我們極有可能穿越時間蠕蟲洞,進入任何一個超微瞬間,那未必是十的負二十四次方秒與上帝粒子同度,姑且是較低層次的十的負十次方分秒吧,我們就讓自己停在這個時間層面,與某些坎陷的特殊能量同波同度。在這極短速的時間裡,我們以時間攜載空間,超越現象界。

    相對於整個宇宙,人是渺小的。太空中無盡星體,如銀河沙數,地球微不足道,地球上的人類簡直乏善足陳。我們的年壽匆匆幾十寒暑,瞬間即逝,相對於地球、甚或宇宙生命,就好像朝菌之於春秋。宇宙的生命寄托於虛無的「暗能量」,在道家來說,「虛無」具有能量。所謂「無能生有」,過去只能用形而上學去理解,在理性邏輯及物質世界範圍,則屬無意義的陳述。今天粒子物理學在極微瞬間確認出上帝粒子,「無能生有」再不是形而上學的陳腔濫調,而「虛無」也加添了物理解釋。傳統內丹對陽神本質及其功能的陳述,老子「恍惚」之說、「橐籥」之能量起動,都變得有理可尋,有據可依。這個科研成就給形而上學非常有力的支持,無中的「有」確實存在。倘若無能生有的創造來自上帝粒子,那道生萬物及中國哲學的「宇宙生成論」便具備物理數據。萬物的微觀世界又存在著那始創者上帝粒子,說明道在萬物的本體當中,又支持了「本體論」。

    道可道非常道,上帝粒子之所以是上帝粒子,它不可能被發現,凡找到的一定不是上帝粒子。科學家以「擬似」作報告,恰到好處。內丹修煉以「恍惚」入定採得玄珠,由光切入,神凝氣定,恍兮有象,無中生有,似有而無,與道合真。上帝粒子的「擬似」,與內丹修煉的「恍惚」,當非偶然。

    上帝粒子的發現給與內丹修煉很多啟示,為傳統內丹學許多隱晦不清的概念提供更清晰的說明。

(完)

本文作者:袁康就博士

此論文於2013年11月15至17日在廣東道教文化節「道教文化與生態文明」學術研討會上發表。


[1] 有關「上帝粒子」的理論,英國物理學家希格斯(Peter Ware Higgs)與比利時物理學家恩格勒特(Francois Englert)共同獲得2013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希格斯時年84歲。

[2] 有科學家認為,這得力於近代量子力學之助,這個發現勢將傳統物理科學添上新衣,尤其對暗能量及真空概念有新的啟示。

[3] 筆者認為,云云眾多傳統形而上概念,有些概念可能被誤解而歸類為形而上,其實質是可以用科學解釋的,只是直至今天,科學發展仍未有相關的理解而已。

[4] 從無至有的演變可能出現許多遞次,粒子物理學家已有粒子演化的藍圖,這也可能是「無能生有」的藍圖。

[5] 見《易緯‧乾鑿度》:「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也。太易者氣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質之始也。」

[6] 見《靈寶畢法‧交媾龍虎第三》:「金誥曰:太元初判而有太始,太始之中而有太無,太無之中而有太虛,太虛之中而有太空,太空之中而有太質。太質者,天地清濁之質也。其質如卵而玄黃之色,乃太空之中一物而已。」

[7] 三清是神仙所居的仙境,分別由玄、元、始三氣所化成。這三種氣都是對無的不同界劃。見《雲笈七簽‧卷三道教本始部‧道教三洞宗元》。

[8] 見《道德經》第二章。

[9] 內丹學執著「有無相生」觀念,建構逆修可以成仙的理據。這相對於「順則成人」的演化,有無之間有雙向的通達,無能生有以生成萬物,有亦可透過修煉臻至無的境界而為神仙。

[10] 見《道德經》第五章。

[11] 同上。

[12] 同上,第六章。

[13] 同上,第十一章。

[14] 無是道的別稱,無具備創生功能。這觀念不但見於老子,宋明以降亦沿用不已。北宋周敦頤《太極圖說》有「自無極而為太極,太極動而生陽」,都說明了無具備創生的特點。

[15] 同上,第四十二章。

[16] 「自我陷坎」源出自牟宗三先生。

[17] 大腦播放影像的速度,不一定在解讀速度之內。當人在危急時候,或者病危臨終之際,大腦播放影像的速度非常快,有時我們可以解讀,但許多時我們只覺得有影像而不知是甚麼。

[18] 「內呼吸」是一種近乎無形之呼吸,是「神入炁中」之後的呼吸形態。張三丰《道言淺近說》云:「初學必從內呼吸下手,此個呼吸,乃是離父母重立胞胎之地。」見徐兆仁《太極道訣》(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0)頁20-21。

[19] 參考王重陽《五篇靈文‧採藥章第三》,《中國氣功經典.金元朝部分上》頁134。

[20] 同上。

[21] 原意指「玄關」,為了意象容易理解,行文以「大喇叭」代之。

[22] 見《道德經》第二十一章。

©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1999 -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