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The Tai-ji, Inner Alchemy and Kungfu Practice of
Master YUEN Hong-chau

主頁主頁  博士簡介博士簡介  學會簡介學會簡介  太極拳太極拳  內丹內丹  養生氣功集養生氣功集 
論文論文  功夫篇功夫篇  傳媒訪問傳媒訪問  道學講座道學講座  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 

Tai Chi Yuen.org 道學講座 返回
淺談陰陽五行

    陰陽觀念的形成,早於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的陶罐紋飾設計,就可以反映出來。至於陰陽學說的起源,則最早出現於公元前八世紀的西周末年,《國語》記載伯陽父用陰陽來解釋地震謂:「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蒸,於是有地震。」[1] 公元前五世紀,有「天有六氣,……曰:陰陽風雨晦明也」。[2]春秋戰國時期的思想家在陰陽觀念的運用上已趨向成熟,老子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3] 及論說事物二元論的發展,他把「有與無」、「前與後」、「上與下」、「美與醜」、「虛與實」等既相反又相成的辯証關係展示出來。荀子亦在天道自然觀上,提出陰陽為自然變化的根源:「列星隨旋,日月遞炤,四時代禦,陰陽大化,風雨博施,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4] 《黃帝內經》繼承了這個思想,認為「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5] 陰陽在生成萬物的造化上,是以「氣」的角色出現,萬事萬物的變現,就如老子所言,從陰陽二氣的交合,通過「和氣」以成就之。老子的「負陰而抱陽」,當是外在大宇宙處於有而未有的運化玄機,並指出這個運化以陽升陰降的模式作開始,隨之而出現是沖和之氣。「負陰而抱陽」,借《黃帝內經》的說話,似乎有著「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的互維關係。[6] 不過,要瞭解「負陰而抱陽」何以生成萬物這一點玄機,我認為《靈寶畢法》講得最清楚:

大道無形,視聽不可以見聞;大道無名,度數不可以籌算。資道生形,因形立名,名之大者,天地也。天得乾道而積氣以覆於下,地得坤道而托質以載於上,覆載之間,上下相去八萬四千里。氣質不能相交,天以乾索坤而還於地中,其陽負陰而上升;地以坤索乾而還於天中,其陰抱陽而下降,一升一降運於道,所以天地長久。[7]

    很明顯,《靈寶畢法》這段文字正在解釋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那衍生萬物過程中,由「二」到「三」的機理。萬物生成的原初狀態,是先有天地或陰陽二氣。[8] 二氣「相交」而出現「三」的「沖和之氣」,其動能源於其爻「互索」所造成。乾坤本來是「氣質不能相交」,即是說,「先天」的型態是全無動作的。純陰的坤和純陽的乾出現變異,就出現如剛柔的後天現象,《易傳‧說卦》云「觀變於陰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事物變化的根據就在於這對最原始的元素交感所造成。《靈寶畢法》要交代的,是「觀變於陰陽而立卦」。乾索坤與坤索乾的後果,就是坎與離的後天卦象,相索以後,地之坤不再為坤而為坎,坎卦中爻屬陽,本來此陽爻來自乾天,必須還於天中本位,故出現動能,也因此而見其動作呈現(其陽)「負陰」的型態。同理,天上之乾變為離,所索得之陰爻本屬於地,必須還於地中本位,也因此而見其動作呈現(其陰)「抱陽」的型態。這就是老子「萬物負陰而抱陽」的最好說明。

    可是,我們仍可以進而追問,天地本來氣質不交,何以出現「相索」現象?有了「相索」才可以生成萬物,沒有「相索」則「二」不能見,「三」與「萬物」亦不能生,道仍是隱顯不明。或許我們也可以因此而倒過來思考,道本身就包含著「動」的屬性,道之所以為道,是因為它自身就是運動規律。既然自身如此,似乎我們無法給予它一個較合理的答案,只有像老子一樣,認同「道法自然」,只可說明而不適合窮辯其究竟,甚至「道可道非常道」,連描述也不太適合。不過,對於「道之能動」這種思維方式,一直被歷代思想家所接受,例如北宋周敦頤的《太極圖說》,在解釋道生萬物的玄機之餘,同樣沒有為道何以能動這問題作出存疑:

無極而太極 [9]。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

    陰陽二氣在太極狀態之後,而陰與陽又有先後之分,先陽後陰,先動後靜。周敦頤沒有解釋「太極何以動」,當然,動則為陽,靜則為陰,在邏輯上沒有問題,但這是後話。我們只好接受道就包含「動」的屬性。

    因此之故,我們似乎能藉著陰陽與大道創生的觀念,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原初那能動之「氣」就是「陽氣」,丹道所唱之逆修至「先天一炁」,就是這麽一個能動之「陽炁」,陽炁就是進入混沌之太極的一個關鍵性元素。[10] 倒過來,陽炁也即是創生萬物的第一元素,伴隨而來的就是那個與第一元素既相反又相成的東西:陰。[11] 陰陽既立,陽變陰合才有五氣生成。再因陰陽和五氣的組合,「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才成就出各類事物;人,則是各類型「二五」的組合中,乃「得其秀而最靈」者。[12]

    由陰陽造就的辯証關係,使事物的發展規律及其往後無窮衍生的新事物,也不能脫離辯証的關係。陰與陽是相互排斥,但又相互依存。寒與熱,美與醜,動與靜等等,每一方都以自己的對立面為存在前提,是故《內經》云:「孤陰不生,獨陽不長。」也由於道是能動的,而此「動」又正正朝著自己相反的存在模式運動,老子確切地說明「反者道之動」。[13] 事物本身,必有一與事物自身相反的東西作用於自身而呈現出一種張力,構成事物的發展必然趨向與自身相反的結局。這種與自身剛剛相反的東西,也必然先驗地存在自身之中,因此,陽的發展不獨朝向陰的結局,並且,陽自身必然先驗地存在自身之中的一個陰。於是,對於「反者道之動」,及其「為何含藏趨向自身相反的發展規律」一義上,我們可以粗略地以「陽中有陰,陰中有陽」來說明之。

    在每件事物之間,都存在著連連相扣的關係,一件事或物可以在此方為陽,但在彼方為陰;例如六腑相對於五臟為陽,而相對於於四肢則為陰。在物質世界錯縱複雜的關係上,陰陽既有其特定場合的個別意義,亦呈現其無窮變化中所扮演的靈活角色。

    「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行也在此處變化生成,成為宇宙萬物的另一個重要的組成元素。[14]

    五行濫觴於殷商時代的五方觀念。殷人在甲骨文蔔辭上載「五土」之名。[15] 西周末年,史伯「以土與金、木、水、火雜以成百物」。[16] 春秋宋國子罕云「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17] 而《尚書‧洪範》更是先秦提及五行學說的重要文獻:

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日本,四曰金,五曰士。水日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這種五行觀念已發展到普遍定律,每類事物現象的組合及每項類別的功能屬性都由五行架構呈現出來,漢代「天人相應」思想又助長五行學說的發展,由此而有「五德」、「五味」、「五性」等。

五行

時令

五氣

五態

五色

五味

五臟

五志

五臭

五音

五穀

長夏

    《內經》云:「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18] 陰陽與五行被視為衍生萬事萬物的基本元素及運動規律。五行的運動規律具有「生」和「尅」的屬性,而「尅」的性格中又含藏著「相乘」及「反侮」的功能。

    「五行相生」方面,有「生我」和「我生」兩種關係。「五行相尅」方面,有「尅我」和「我尅」兩種關係。基於五行中每一行,存在生它又被生,既尅它又被尅,故五行的架構是動態的平衡。所以它如《內經》所說,是「五運之始,如環無端」。[19] 試以火為例,水能生火,而火能生土,土則尅水;火通過生土而間接地對水發生制約性的反作用,從而使水對火的尅制不致過份,造成火的偏衰。另一方面,火得木所助,而火又通過生土,加強對水的尅制,削弱水對木的滋養,從而使木對火的促進不會過份,保証火不發生偏亢。火不偏衰亦不偏亢,便能保持應有的平衡。

    五行之間的正常生尅關係受到破壞,就出現「相乘」或「反侮」現象。《內經》云:「氣有餘,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己所不勝,侮而乘之;己所勝,輕而侮之。」[20] 而任何一行出現太過而乘襲己所勝者,則勝己者定會前來報復,削弱己之太過,使之平復正常。譬如,火氣太過,火過份尅金而金偏衰,金衰而引致所尅之木的偏亢,木的偏亢便使所尅之土的偏衰,土之衰又導致水之制約減低,水於是亢旺從而把太過的火氣壓抑下去,使之恢復正常。同樣,火氣不及,則會受到水的過渡尅制,所尅之金會偏亢,金偏亢會使木偏衰,木偏衰會使土偏亢,土偏亢會使水偏衰,水偏衰會使火氣由不及復歸平氣。

    總而言之,陰陽五行是宇宙變化的根源,是道呈現於物質界的變化規律。事物的衍生和每個事物與其他事物之間的關係,存在著環環緊扣的動態平衡。五行是每個事物的本位,有著與其他事物的制衡關係。陰陽是每個事物在其本質上變化的趨勢,有著自身發展的制衡。所謂「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萬物不能不由此兩大基本元素所造化,新的變現出現,亦不外乎此兩大元素的組合。只是,人「得其秀而最靈」,此與萬物不同者,是所得之「至秀至靈」,確立天心元神而能與天道同度,能一於太極,人天合一,故云「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四時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21],合於道也。

(完)

本文作者:袁康就

此文為2003年5月10日澳門道教協會道學講座之提綱。


[1] 見《國語‧周語上》。

[2] 見《左傳》昭西元年。

[3] 見《老子‧第四十二章》。

[4] 見《荀子‧天論》。

[5] 見《素問‧四氣調神論》。

[6] 見《素問‧陰陽應象大論》。

[7] 見《靈寶畢法‧匹配陰陽第一》。

[8] 在真正衍生的實際情況,當然不會如論說層面所言「先有天地而後有萬物」,想像中,天地與萬物應同時出現,即從「二」過渡到「三」以至「萬物」的整個過程,不會有時間上的先後。老子在論道的順勢描述,只是一種方便權說。

[9] 若根據《宋史.周敦頤傳》則寫作「自無極而為太極」。此為朱熹版本。

[10] 行文以「氣」作通義解,以「炁」解作本源之氣。「陽炁」即「先天一炁」,在人,須經逆修才能達致;於事物,則是創生萬物的第一元素。

[11] 仍須注意的是,陽先陰後,或先動後靜之說,只是方便權說。道創生過程中,並無時間先後之逐個程示,自混沌太極之氣到萬物生成,箇中不能存在分割式的彰顯。

[12] 原文見《太極圖說》:「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惟人也得其秀而最靈。」

[13] 見《老子‧第四+章》。

[14] 戰國後期,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盛行,並形成了陰陽五行學派,此派由鄒衍開始,把陰陽學說和五行學說兩個本來獨立並行的思想系統揉合起來。

[15] 這五方的寫法,分別是商朝本身的疆土為「中商」,而與「東土」、「南土」、「西土」、「北土」並列。

[16] 見《國語‧鄭語》。

[17] 見《左傳》襄公二十七年。

[18] 見《素問‧天元紀大論》。此「五運」即「五行」。

[19] 見《素問‧五常政》。

[20] 見《素問‧五運行大論》。

[21] 見《易經》,第一卦<乾卦‧文言>。

©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1999 -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