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The Tai-ji, Inner Alchemy and Kungfu Practice of
Master YUEN Hong-chau

主頁主頁  博士簡介博士簡介  學會簡介學會簡介  太極拳太極拳  內丹內丹  養生氣功集養生氣功集 
論文論文  功夫篇功夫篇  傳媒訪問傳媒訪問  道學講座道學講座  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 

Tai Chi Yuen.org 論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靈寶畢法》養生理論的探討

    《靈寶畢法》是鍾離權內丹思想的核心著作。後人以此書與施肩吾的《鍾呂傳道集》視作鍾呂丹道的全貌,影響深遠。鍾離權是唐末五代人[1],傳道於呂洞賓。內丹學經鍾呂二人的傳播,成為道教史上的「鍾呂金丹派」,對宋金時期的內丹學派有重大的啟蒙作用。 [2]

    鍾呂丹道雖以性命雙修達致「天仙」[3] 為目的, 但從煉命修性的小成階段看,其仙道之中也不乏人道的歷程,《靈寶畢法》的「安樂延年法」便是人道養生極其寶貴的內煉功法。不過,這裏講的養生理論,是從丹道中脫胎而來,與傳統中醫養生理論作比較,可以說是別具一幟而不假外求的內煉養生體系。

(一)仙道中的人道養生

    鍾離權在《鍾呂傳道集》中提到「仙有五等、法有三成」[4] 。 法有三成者,即小成、中成及大成。仙有五等者,即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及天仙,由於「鬼仙不離於鬼,人仙不離於人,地仙不離於地,神仙不離於神,天仙不離於天」,故所謂人仙者,即是極盡天年、健康長壽的人。鍾離權解釋「人仙」謂:

人仙者,五仙之下二也。修真之士,不悟大道,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術,信心苦志,終世不移,五行之氣,互交互合,形質且固,八邪之疫,不能為害,多安少病,乃曰人仙。 [5]

這裏對「人仙」的定義,顯然在乎於「形質且固」、「多安少病」的健康狀態。要達到這個理想,便是效法天道。雖云道中僅得一法,法中僅得一術,然持而行之,亦不枉此生,極盡天年。其實這個工夫對於一般人來說毫不容易,因為幾千年養生文化所談論的就是這個終極目的。歷來中國養生之道都被道教徒視為修真之路的部分內容,而養生以達天年的概念,在中醫理論中言之甚詳,譬如《黃帝內經.上古天真論》云: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慾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黃帝內經》論養生的焦點也環繞着「真元之氣」的保持。正因如此,形神才得以堅固,從而健康長壽,盡終天年。如果用鍾離權的角度看,這便是「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術」。所得之一法便是「法於陰陽」,所得之一術便是「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則是「法陰陽」、「和術數」的具體行為。

    鍾離權雖把仙界劃分為五等,其實只得三等,因為「鬼仙」即是鬼,而「天仙」在煉命層次上與「神仙」別無異處,故從修煉等級上言,仙僅分三等;亦即是「小成」、「中成」及「大成」之三成法。所以鍾曰:「人仙不出於小成法,地仙不出於中成法,神仙不出於大成法。」然而,「人仙」的位置,在鍾離權處評價不高,他說:

修持之人,始也或聞大道,業重福薄,一切魔難而改初心,止於小成,云法有功,終身不能改移,四時不能變換。……然而皆是道也,不能全於大道,止於大道中一法一術,功成安樂延年而已,故曰人仙。[6]

鍾離權不以「人仙」為「人道」正統,是因為求得「大道」者,必以「天仙」為終極,「人仙」只不過是「大道」中一法一術的結果,當然距「仙」尚遠,而此一法一術的修煉,所成就出來的僅是一個可以安樂延年的「人」。

    話雖如此,如果能執持一法一術的修煉,最終可以享盡天年、多安少病的話,未嘗不是養生全身的良方。中醫在保命的環節上主要以藥餌針灸之法,總要靠外物來調理身體,今鍾離權之金丹大道能透過對身體之煉養和改造達致健康長壽的功效,實是傳統養生理論所未能及者。

(二)天人合一的養生根據

    《靈寶畢法》一開始便闡述「大道」,說明宇宙秩序即是人體氣液運化秩序。然道生萬物,萬物中最大者為天地,而人為物中之靈。人同天地,心比天而腎比地,天地間相距八萬四千里,而心腎之間亦相距八寸四分。

    大道何以有所作為呢?萬物又何以生呢?《靈寶畢法》承傳着老子「萬物負陰而抱陽」的理論,解說大道之運行規律。

大道無形,視聽不可以見聞;大道無名,度數不可以籌算。資道生形,因形立名。名之大者,天地也。天得乾道而積氣以覆於下,地得坤道而托質以載於上。覆載之間,上下相去八萬四千里,氣質不能相交。天以乾索坤而還於地中,其陽負陰而上昇;地以坤索乾而還於天中,其陰抱陽而下降。一昇一降運於道,所以天地長久。 [7]

這裏說明了大道運行的機制。這個機制很重要,因為天地間的運行機制,就是《靈寶畢法》用以描述人身小宇宙運化的玄機。上面的一段說話,可以看到作者企圖引用老子思想來說明運化由來。道先是老子思想中的「有生於無」的觀念。跟着是天地成形以後,老子的「萬物負陰而抱陽」成為大道運行的原因,而達致天地長久。

    老子認為大道是「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 [8],「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9]。無形、無名這兩個概念是道的指謂,由於道是「善數不用籌策」[10],故無名之道自然就不能存在度數概念。及後「有」從道出,是「有生於無」,再因「有」而有「生」,生之始為天地,是一生二而為兩儀,「天尊地卑,乾坤定矣」[11]。天作為乾,地作為坤。天在上,輕清之氣集於上;地在下,重濁之氣以成質,兩者上下相對,成一覆一載,是陰陽判、天地分的階段。既然天地已生,那本來無形無名的道就落於形而下的器之上,器之名最先者,便是天地。其後二生三,三生萬物便由天地所衍生出來。

    《靈寶畢法》的宇宙生成論建基於老子思想,創生以後,其衍生過程也依循老子思想的發展。老子以「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為孕育萬物的原理,《靈寶畢法》則巧妙地說明了這個意思。天本來是乾,地本來是坤。「乾索於坤而還於地中」,其陽負陰而上昇,成為坎之象,陽在內而陰在外,故陽負陰;因它本來是陽性,故上昇。「坤索於乾而還於天中」,其陰抱陽而下降,成為離之象,陰在內陽在外,故陰抱陽;因它本來是陰性,故下降。這樣便構成天地之間的運動,亦因此運動是昇降往復,循環不斷,所以天地可以長久。

    《靈寶畢法》的天人合一的觀念,主要在氣液運化的機制上講。從上面的宇宙觀看,萬物在天地之間生成,全賴天地之間沖和之氣所發孕而來,而天地間氣液昇降運動,就成為一切變化的「先機」。由於天地陰陽昇降不失其時,而日月魂魄之往來皆合其度,故天地間便衍生寒熱溫涼,並以一年一交合;日月有晦朔弦望,並以一月一往來。天地有三百六十日,日月有三百六十時,人亦有三百六十度。四季之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乃天地之定數,草木如此,人亦如此,萬物之生息變化,均同出一源。人的小宇宙也如同大宇宙,以心比天,以腎比地,大宇宙的氣液運動比於腎氣與心液的昇降。如果人的氣液運動能夠等同於天地間的氣液往復,而且這個昇降往復也是循環不息的話,那麼人就能與天地長久。

    鍾呂丹道對這一點是肯定的。本來人與天地皆由道生,都是「得一以生」,在萬物之中,且得其秀而最靈者,故《靈寶畢法 .匹配陰陽 》謂:

天地之道一,得之惟人也。受形於父母,形中生形,去道愈遠。自胎完氣足之後,六慾七情,耗散元陽,走失真氣,雖有自然之氣液相生,亦不如天地之昇降。

    這是最清楚不過了,人本來從道所出,本該與天地之道同一的,即是說,初生成形的人,本具着道體,是可以與天地長久的,這階段就是老子所說的「嬰孩」 [12]。無奈形中生形,人愈成長,就愈遠離於道,再加上成長過程中有六慾七情,耗散元陽,走失真氣,故天地長久,亙千古以無窮,人壽百歲,卻七十而尚稀。人的後天成長過程中,一方面是先天元氣與時俱損,另一方面是後天情慾走散元陽,如果要維持天人合一的狀況,就必須把耗損補充過來,這就是《靈寶畢法》內煉氣液的目的。

(三)採補氣液以養命延年

    為了補充因後天七情六慾及形中生形所帶來的損耗,《靈寶畢法》提出了兩個有效的方法,一是補法,另一是採法。

    補法是把後天已損的氣液運化水平提昇,回復到正常階段,有如天地間的氣液昇降一樣,周而復始,循環不息。

    採法是當氣液運化達到相當水平以後,在氣多能生液、液多能生氣的情況下,捕捉氣中真水,交合液中之真氣,稱之為「交媾龍虎」。

    如果持之有法,採補之功是能夠把身體的元陽回復到原初嬰孩狀態的,十年之損,可以一年用功補之。又曰:「補之過數,止行此法,名曰水火既濟,可以延年益壽,乃曰人仙,功驗不可備紀。」 [13] 功夫到此,便是小成丹道的階段,謂之「人仙」,即是安樂延年,又稱「小煉形」,所效驗的便是「百骸無病,神光暗中自現,雙目時若驚電」等。

    《靈寶畢法》的煉功理論是以天地氣液運化玄機作根據的,所以採補之功也以年中用月、日中用時的法則行持。《靈寶畢法》認為,天地間的陽氣變化是有規律的,冬至是一陽生於地,惟陽氣初萌,乃在陰區之中,故陽能勝陰,要堅持九十日即行走四萬二千里而天地之半,方入陽區,時當春分之際,之後的旅程便容易得多了,因為陽入陽位,乃得位而昇。從春分到夏至,陽氣愈積愈多。夏至陰生而下降,陰漸多而陽漸散微,陰降至天地之半,時當秋分之際,陰從陰區易降,但陽氣相對地愈是減少,自秋分至冬至一段,是陽氣微散而欲絕之時。

    身體的氣液昇降也受着這個變化所影響,若以心腎比天地,以氣液比陰陽,又一日比一年,日用艮卦比一年,用立春之節,乾卦比一年,用立冬之節的話,則見陽氣在日用艮卦之時,是陽氣弱而難昇;日用乾卦之際,是陽氣散而欲絕。人之所以致病,是陰陽不和,陽微陰多,艮卦陽氣難出,是故外邪易入,清晨容易受風寒所侵;而已有病者,每出現當於艮卦體內陽氣難出之時病痛明顯,動後則舒的現象。同一道理,乾卦陽氣衰微之際,病情惡化,自為必然之事。

    所以,《靈寶畢法》在艮乾二卦作補損之功。因艮卦氣微,故艮卦養元氣;乾卦氣散,故乾卦聚元氣。並謂古人朝屯暮蒙,日用二卦,乃得長生在世。艮乾二卦所做的功法大致如下,先看艮卦:

日出當用艮卦之時,以養元氣,勿以利名動其心,勿以好惡介其意,當披衣靜坐,以養其氣,絕念忘情,微作導引,手腳遞互伸縮三五下,使四體之氣齊生,內保元氣上昇,以朝於心府,或咽津一二口,搓摩頭面三二十次,呵出終夜壅聚惡濁之氣,久而色澤充美,肌膚光潤。

    由於艮卦陽氣難出,故功法中主要以導引為主,及其手腳之伸縮和咽津摩面,都是長養元氣的具體動作。又再看乾卦之功法:

日入當用乾之時,以聚元氣,當入室靜坐,咽氣搐外腎。咽氣者,是納心火於下,搐外腎者,是收膀胱之氣於內。使上下相合腎氣之火,三火聚而為一,以補暖下田,無液則聚氣生液,有液則煉液生氣,名曰聚火,又曰太一含真氣也。

乾卦陽氣衰微,腎氣正於清冷欲絕之時,下田火衰,故要借心火及膀胱之火之力溫暖下田,腎氣雖微弱,然三火合一,則可聚氣,氣聚則能生液,液多則能生氣,此乃氣液運行不息的循環系統。

    為要達到更好效果,必須年中用月,日中用時,乾卦相當於年中立冬,故功法以立冬為首,若此階段能保住陽氣不散,則冬至可合併冬至一陽生於坎位那新生之氣,屆時便能有更高水平的氣液運動。行持不過一年,便能保十年之虧損,至於身體上之效驗,若見於外者,便是容顏光澤,肌膚充悅;見於內者,則下田溫暖,小便減省,四肢輕健,精神清爽,痼疾宿病皆除。

    艮乾二卦的用功只是為補虧損,目的是使體內氣多能生液,液多能生氣,及至氣液水平達到相當程度之時,身體自然產生對外抗病袪邪的作用,這是一個促進身體健康的內煉良方。不過,《靈寶畢法》在人仙修煉上,還有一點更為重要的項目,就是「交媾龍虎」。

    「交媾龍虎」是當氣多能生液,液多能生氣的大前提下完成的,即是說,假若一個人體質虛弱氣少不能生液,液少不能生氣時,是無法有龍虎相交的現象的。因此,《靈寶畢法》要求先補而後採。龍虎是指真龍真虎。真龍是心液中無形之氣,稱「正陽之氣」;真虎是腎氣中無形之液,稱「真一之水」。當「真一之水」交合「正陽之氣」,便是「交媾龍虎」,也就是採藥之時。

    為何氣中有真水,液中有真氣的現象呢?即使有此現象,真水為何要交合真氣呢?這兩個問題,都在《靈寶畢法》中有所交代。

    於氣液昇降運動的描述中,《靈寶畢法》用了老子的「萬物負陰而抱陽」的機制解釋,於是陰降陽昇,與天地行道,而萬物生成。但在闡述陽太極而陰生及陰太極而陽生處,《靈寶畢法》還加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就是上昇的陽氣及下降的陰液當中,於恍惚杳冥之際,含蘊着無形的真水及無形的真氣,也由於水中藏真氣及氣中藏真水的關係,當夏至由陽太極而變陰時,所以能夠陰生,是因為陽氣從地中上昇整個過程中都含藏着無形的真水,及至陽到而難昇,陽太極而作出質變,質變之所以成功,乃其本質已含藏那無形而相反的屬性,到夏至時,無形的水變做有形的液,從而繼續往返的運動。同樣,冬至時,陰太極之所以變陽,乃因為陰液自夏至始已含藏無形的真氣於其中,及至冬至陰到地而難入,所以陽生者,是無形的氣變成有形的氣,再繼續其不止不息的運動。

    我們不難看到,氣液昇降運動當中,存在着三個變化玄機,一是「負陰而抱陽」,二是「返者道之動」,三是「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的道性。《靈寶畢法》在討論第三種道性時,不是狹隘於氣液二者之上的;陰中藏真氣,陽中藏真水,卻是萬物的本質。人體內的氣液變化固然也同樣有氣中藏真水,液中藏真氣的性質,為要把握真氣真水,必依時採取,其法如下:

當離卦腎氣到心,神識內定,鼻息少入遲出,綿綿若存,而津滿口,勿吐咽下,自然腎氣與心氣相合,太極生液;及坎卦心液到腎,接着腎水,自然心液與腎氣相合,太極生氣。以真氣戀液,真水戀氣,液與真水自相合,故液中有真氣,氣中有真水,互相交合,相戀而下,名曰交媾龍虎。若以火候無差,而抽添合宜,三百日養就真胎,而成大藥,乃煉質焚身,朝元超脫之本也。[14]

識時採取,便是於中午離卦之時,讓腎氣與心氣相合。若年中用月,即以冬至為始,因冬至腎氣生,氣多能生液,液多能生氣。故曰:「以冬至為始,以離卦為期」。

    至於真陰何以要交合真陽,其實只是一個簡單的陰陽觀念:「陰不得陽不生,陽不得陰不成」,只不過現在不是普通的陰陽,而是「真陰」、「真陽」罷了。故「交媾龍虎」是滿足「真陰不得真陽不生,真陽不得真陰不成」的道性。為了更清楚說明這個道理,《靈寶畢法》以日月比作真陽,以金玉比作真陰。星辰是積真陽以成神,而土石則是積陰以成形的。而星辰中最大者為日月,土石者最貴者為金玉。日月乃真陽而得真陰以相成,而金玉則是真陰而得真陽以相生。日月金玉也須真陰真陽的交合互補而生成,所以人體中的真水真氣也須交合以生成大藥。

    不過,金玉得真陽而成寶是經過長年累月的結果,故曰「氣足生寶」,金玉之成寶者,是以氣足而進之以陽,在人來說,交媾龍虎而採藥後,還須進之以陽,稱之為「燒煉丹藥」。

    何時可作燒煉呢?是乾卦。因為氣液將欲還元,真氣本以陽氣相合而來,陽氣弱而真氣無所戀,採合必於此時,《靈寶畢法》述說乾卦燒煉丹藥之法是:

神識內守,鼻息綿綿,以肚腹微脅,臍腎覺熱大甚,微放輕勒,腹臍未熱,緊勒。漸熱即守常,任意放志,以滿乾坤,乃曰勒陽關而煉丹藥。使氣不上行,以固真水,經脾宮,隨呼吸,而搬運於命府黃庭之中。[15]

金玉之寶貴,是因為長年累月地「進火」,致氣足以成寶。金玉屬陰,人之軀體是形質,也屬陰,也如金玉得借真陽進火燒煉以成神,進火有數,自然金丹泛現,脫胎換骨,非俗類等倫。這些功夫,都在《靈寶畢法》有關中成及上成丹法中一一描述。至於延養天年,多安少病,則在此階段已能實現,養生之道盡在此矣。

(四)小結

    《靈寶畢法》是一部劃時代的內丹鉅獻,雖然箇中內煉的目的是「超凡軀,脫俗胎」的真人仙子,但這個成仙之路畢竟為養生延壽提供一個不假外求的養生功法。過去中國養生理論集中在修心養性服餌等項目之上,很少把內丹部分納入為養生的手段,其中原因或許是內丹學被道教視為秘而不傳的瑰寶,門外人甚難得窺全貌,另一方面,內丹學畢竟帶有神秘的宗教色彩、神仙之說減弱了這方面的普及程度,它不似針灸藥餌及運動以強身那樣具說服力和即時的效驗,而每個時代社會上又充斥着不同程度的旁門小法,以致修習者無所適從,都對正統內丹學的發展產生負面的影響,從而造成內丹學中的養生部分未被提倡。

    自古至今,醫道同源,醫術和養生術都用相同的生命觀或身體觀作基礎。氣的觀念大致有三種理解。其一,是健康觀念,作為一個正常人賴以維繫的東西。其二,是經絡觀念,氣在身體不斷地流動,循環於經絡路線之中。其三,是病因論,氣是五臟六腑功能上的顯示,包括了七情(喜、怒、憂、思、悲、恐、驚)的衝動,五臟的氣機不足與太過,都能導致不同程度的疾病。中國醫術在人體的氣機失調上施法補瀉,主要是用外力(如草藥、推拿、針灸等)作為醫治之法;內丹學在這方面是不假外求的,認為身體裏的氣機失調是可以依自己的意念來統御及再作安排。用法得當,不但把五臟六腑業已失調的氣調整過來,其貫通表裏上下的經絡固然得到原來暢通無阻的狀態,而身體又再度回復至健康的水平。《靈寶畢法》所要說明的就是人擁有這個能力,可以用意念來增補氣液的狀態。從小成丹道安樂延年之法言之,煉氣是可以養形的;但再繼續下去,中成及上成丹道以天仙目標而言,煉氣不但改變形質,更是養神,甚至統御形神兩者的手段。

    《靈寶畢法》以補「匹配陰陽」、採(交媾龍虎)、燒(進火燒煉)來完成「人仙」階段,又稱「安樂延年」的「小煉形」階段,一百日的功夫可補十年之虧損,更能長命百歲,其實是中國養生理論的奇葩,值得提倡和發揚。

(完)

本文作者:袁康就

此文刊載於陳鼓應、馮達文主編:《道家與道教──第二屆國際學術研討會》(廣東: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1 ),頁 280-291 。


[1] 《宣和書譜』卷 19 謂「神仙鍾離先生名權,不知何時人」。《古今圖書集成》第 51 冊《集仙傳》云「鍾離權,字雲房,不知何時人,唐末入終南山」。《宋史》卷 462 《王老志傳》謂王老志遇異人於丐中,「自言吾所謂鍾離先生也」。依以上資料看鍾離權的年代,唐末或北宋。

[2] 由鍾呂內丹學所發展開來的有東派陸西星,南派張伯端,西派李涵虛,北派王重陽及中派李道純,均稱得道自鍾離權或呂岩。

[3] 《靈寶畢法》以上乘法「天仙」為最後階段,見於《超脫第十》。

[4] 見於《鍾呂傳道集,論真仙第一》。

[5] 同上。

[6] 《鍾呂傳道集.論真仙第一》。

[7] 《匹配陰陽第一》。

[8] 《老子. 35 章》。

[9] 《老子. 1 章》。

[10] 《老子. 27 章》。

[11] 《易傳.繫辭上》。

[12] 《老子. 28 章》。

[13] 《交媾龍虎第三》。

[14] 同上。

[15] 《燒煉丹藥第四》。

©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1999 -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