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The Tai-ji, Inner Alchemy and Kungfu Practice of
Master YUEN Hong-chau

主頁主頁  博士簡介博士簡介  學會簡介學會簡介  太極拳太極拳  內丹內丹  養生氣功集養生氣功集 
論文論文  功夫篇功夫篇  傳媒訪問傳媒訪問  道學講座道學講座  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診症時間及聯絡方法 

Tai Chi Yuen.org 論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評《內景圖》與《修真圖》

摘要:

    近幾十年,道教內部流傳兩幅修煉圖:《內景圖》和《修真圖》。兩幅圖的評價相當高。前者是一幅好圖,指出內丹真炁萌生的軌跡。後者過於累贅,錯誤百出,絕不是高明之作,只是東抄西拼的大雜燴。本文就兩幅圖的圖象意義、文字註解、抄錄來源、圖象選取意向等,作精簡的分析。

關鍵詞:內丹、氣功、修煉圖、內景圖、修真圖。

Abstract:

    The two diagrams for practice in Taoism, The Inner Path(《內景圖》) and The Practice Towards Immortal(《修真圖》)are broadly spread in the recent decades. They are highly honored. The former is a very good one while it points out the path of inner energy(真炁, zhen qi). The latter is too cumbersome with too many mistakes, just a mess of copies and it shouldn't be so good as said.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meanings of drawings, captions and the sources from which those materials extract.

Key words: inner alchemy, qi, practice diagram, inner path, immortal.

…………………………………………

    近幾十年,道教出現兩幅修煉圖:《內景圖》和《修真圖》。這兩幅圖被高度評價,且被考證為丘處機及張三丰所畫,圖中藏有秘而不傳的功法。然而,我們透過圖中註文來源、選用詩句及所繪內容,是可考其創制年代和修煉含義的。

(一)《內景圖》的來源

    《內景圖》本是清初道人所畫,後來光緒年間被一位叫素雲道人劉誠在高松山齋中檢觀書畫時看到。他發現此圖揭露了打坐修煉的重點,非常可貴,便發心付梓印製,並在原圖左下角落款,時年光緒丙戌(1886年);木板印製後由北京白雲觀收藏。[1] 白雲觀乃道教宮觀之總部,[2] 又是道協會址,影響所及,各大小宮觀都有重刻,清宮如意館更收藏一幅重畫彩繪。及後,中國醫史博物館編撰的《文物選粹》亦把此彩繪本收進。

    不過,今人在演說或註解此圖時,多有誤會,以為此圖由丘處機所畫。[3] 其實,此圖之出現,實緣自兩首呂祖(呂洞賓)乩文。《呂祖全書‧卷四‧文集中》載有此兩首律詩,其一是:「鐵牛耕地種金錢,刻石兒童把貫穿。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白頭老子眉垂地,碧眼童兒手指天。若向此中玄會得,此玄玄外更無玄。」其二是:「我家勤種我家田,內有靈苗活萬年。花似黃金苞不大,子如白玉顆皆圓。栽培全賴中宮土,灌溉須憑上谷泉。只候九年功滿日,和根拔入大羅天。」[4] 由此推敲,相信製作此圖的故事大概是:清初有某道人讀《呂祖全書》,[5] 瀏覽此兩首詩後有所心悟,明白箇中修丹之道,便把詩畫成圖畫,以教後學。作畫時,作者把原詩文字略作修改,把「童兒」改作「胡僧」,[6] 以示修煉之事可通道佛二教。[7] 至於《呂祖全書》,清乾隆七年(1742年),一位叫劉體恕的道人把呂祖乩文總合,彙輯而成。[8] 根據《呂祖全書》原凡例,記有「呂祖文集傳世既久」。[9] 或說,作圖者早就讀到兩首律詩而《內景圖》畫於《呂祖全書》之前,但當劉體恕看到《內景圖》兩首律詩,在不能確定其為呂祖詩文之下,他應不會把詩納入《呂祖全書》。有趣的是,今《內景圖》出現後近幾十年已蜚聲八方,若此圖古已有之,當不至於寂寂無聞。況且,劉體恕彙輯嚴謹,倘若他先從坊間搜羅得此律詩,再看到《內景圖》創畫於此,見文字又有所不同的話,校訂之間必下註腳以資識別,[10] 或凡例中指出「不無魯魚亥豕之譌」[11] 之餘,當交代兩首律詩已被引以為畫等等。觀乎文集所載兩首律詩,不見註腳,故《內景圖》不可能在《呂祖全書》之前。《內景圖》的製作期應該是《呂租全書》之後,劉素雲之前,即1742至1886年之間。

    道教從來對廋辭、隱語、秘圖等珍而重之,雖明言秘傳,但必高調提及。假若此圖一早就有,金元以降的數百年,有關修丹之文獻又無半句提過,實難以置信。可以確定,它絕非丘真人所作。

(二)《內景圖》的煉功啟示

    這是一幅體內氣機運化圖。此圖由底開始,展示氣在鍛煉過程中所行之徑路。首先一對男女孩童踏着玄牝車,把腎水由底開動,逆流而上。由於小腹下丹田是身中火爐,煉者可在此區做適當工夫將水化成氣。氣沿脊椎上湧,過脊如過山。氣通三關:下關尾閭、中關夾脊、上關玉枕。過關要靠三車搬運:下關羊車,羊善走山路;中關鹿車,鹿跑速較快;上關牛車,牛力大可撞入泥丸,故稱「三關一撞直入泥丸」。腦中有九山,象徵腦內九宮,泥丸為最重要宮位,是總部。氣至泥丸,經舌底輾轉到達咽喉,循「十二重樓」下降。重樓旁邊有寫「十二重樓藏秘訣」。此時舌下津液質素有了提升,咽之可長生,隱藏由氣轉成炁的工夫。秘訣是指「如何使氣轉成丹(真炁)」。氣入泥丸後,前方口腔部位,分別有「白頭老子眉垂地」及「碧眼胡僧手托天」,寄意「舌抵上顎」。胡僧手托天,承接那眉鬢垂地之氣,造就「上鵲橋」,使氣循督脈下傳任脈。白頭、白髮、白眉等,都是氣的代詞。由於真炁萌生,故重樓旁有一股氣團延伸,引出「刻石兒童把貫穿」之意象。此「兒童」源於老子的「復歸於嬰兒」[12],丹家以煉得丹炁為「逆修成仙」之第一步。丹炁就是「先天炁」,以嬰兒象之。煉得先天丹炁便能舞動北斗七星於指掌間。北斗七星之寓意是,天地運行規律已定,不可違;能隨意舞弄北斗七星,即能改變命運,我命在我不在天。此義可遠溯五代鍾離權《破迷正道歌》,內有「若遇神仙親指訣,捉住北斗周天輪」。

    煉就丹炁的條件,是「牛耕」及「女織」兩圖所示工夫。牛耕田於下丹田,指腎氣啟動。女織布於中丹田,指心液輸布。當腎氣交合心液,便是古丹語所謂「採藥」工夫,又稱「龍虎交媾」。但龍虎交媾必靠「媒人」,身中作為「中間人」角色的是「意」,故工夫重點是用「意」把兩者交合。只不過,此意非有意之意,而是無意之意,稱「真意」,源自脾土。中丹田位置有六句子,出自《黃庭經》,云「心神丹元字守靈」、「腎神玄冥字育嬰」、「脾神常在字魂亭」、「膽神龍曜字威明」、「肺神華皓字虛成」及「肝神龍烟字含明」。心肝脾肺腎皆臟,膽為腑。膽為腑,亦兼臟之性,因其膽汁常藏之故。唐代之「六字訣」就以膽作為腑之代表,不是三焦。五臟一腑之寓意,是臟腑皆煉的意思,要做到各臟腑器官能轉化至高質素的真炁,稱「五氣朝元」,此乃後話。值得注意的是,脾出意,是修煉的「媒」,其自身不在「被煉」之列。較早的版本沒有「脾神常在字魂亭」一句,它是由自作聰明之士後加上去的。

    打坐時,若要煉得真炁,「意」的處理是最重要及最基本的工夫。一般人靜坐時雜念紛飛,難於入定。用功日久,自然進至恍惚入定之境。恍惚中有真意,似有還無。圖中左上方另一首呂祖乩詩有句子「栽培全藉中宮土」。中宮土就是這個真意。沒有真意、未能坐至恍惚,丹炁不會萌生。沒有丹,金錢便種不出來。金錢樹本來就在中丹田織女旁邊,運轉有法,樹上才見「花似黃金苞不大,子如玉粒果皆圓」,金丹是也。

(三)《修真圖》的圖畫意象

    《修真圖》與《內景圖》一樣,是近代備受注目的修煉圖,而且,《修真圖》似乎比《內景圖》更為人推崇,可能因為它的內容較為豐富,多了年周天、月周天、八卦、八脈、九地獄、符、咒、及神獸配五行的解釋等。當我們把《內景圖》和《修真圖》平鋪展示,感覺《修真圖》作者企圖在《內景圖》的基礎上,進一步說明和發揮。一眼望去,本來在《內景圖》較抽象的軀榦與頭部,在《修真圖》已繪畫了五官,連腳趾也清晰分明。《修真圖》與《內景圖》一樣,由底部開始解讀。「機關之竅,引仙之門」,氣由此修,成仙之路由此開步。氣循脊椎上,藉羊車、鹿車和牛車,三車運氣過三關。氣到頭頂,腦有九瓣,頂上有九真。「十二重樓」畫上十二塊氣管軟骨,很寫實。以二十八宿喻肺葉的中醫古圖,也被借來一用。中間的北斗七星,明顯是《內景圖》的繼承。不過,《內景圖》的「十二重樓藏秘訣」,指丹炁萌生,「嬰兒手執北斗七星」之圖象,隱喻內丹修煉得炁後對命運的改變;今《修真圖》僅把北斗七星畫出,放棄「嬰兒手執北斗七星」的精僻圖義,是因為選取了「內伏天罡斡運,外用斗柄推遷」[13]一義。然斗牛即虛危穴。柳華陽(1736-?)曾指出「虛危宿在坎宮子位」,[14] 可能作圖者有所誤會,於坎卦煉精處刻上「斗牛女虛、危室壁」七星。但前賢包括柳華陽在內,言虛危穴者,實指真炁由任督二脈之交會處作起止,非在腹間。[15] 至於丹炁的形成,圖中有坎卦男孩象腎,位於下丹田煉精;離卦女嬰象心,位於中丹田煉炁。「得藥」則有中宮黃庭刀圭土釜做媒,以應「順則凡、逆則聖」之辨。可惜的是,腹部應配坤卦,象丹炁萌生處,[16] 卻錯放了乾卦,使頭頂之乾與腹之乾兩處重複,再次反映作圖者道學不高。後來的版本已有所修改。

(四)《修真圖》錯誤源頭

    《修真圖》敗筆甚多。除上面所提過的,還有三處。其一,脊椎骨二十四節配二十四節氣,是不適合的。冬至在尾閭可以,大雪在頸椎頂部則不可,因為頂峯陽氣最旺,卦配乾,當象夏至,不是冷冰冰的大雪。[17] 其二,月周天以魂魄展示,是進陽火、退陰符之重要參考,然初八與廿三的弧形月魄,反映作圖者不曉上下弦平如繩[18] 的天文現象,幸好後來版本有所修正。其三,六具神獸的選擇和註文,有商榷餘地。六具神獸,是《內景圖》五臟一腑修煉意向的進一步描述。不過,象徵真意的脾土是媒,不應「被煉」。此外,若以神獸配五行,我們常以龜蛇混體的玄武象北,武當山就有北帝玄武,而最常用的仍是龜。此圖以鹿為北,龜蛇混體的玄武卻是膽。

    註文除力引《黃庭經》文字外,更多文字來自《黃庭遁甲緣身經》,神獸的選擇和註解全由此出。《黃庭遁甲緣身經》裏有「六字訣」的工夫,腑的代表是膽而非三焦,兼有呼吸補瀉的觀念。若循着「六字訣」的發展來考據,《黃庭遁甲緣身經》當是唐代作品。[19] 此經以鹿為北為水,以龜蛇為膽,與別不同。《黃庭遁甲緣身經》又因不同句讀法,出現單頭鹿與雙頭鹿兩種版本。《修真圖》玄鹿旁邊的註文是:「腎屬北方水,於卦屬坎,形似玄鹿兩頭,名玄冥,字育嬰,象如卵石。」《雲笈七籤》所載的《黃庭遁甲緣身經》本無標點,對原文的正確認識全憑句讀是否準確。原文是「其色黑其象如圓石其神如白鹿兩頭化為玉童」。一種句讀是「其色黑,其象如圓石,其神如白鹿,兩頭化為玉童」。另一種則是「其神如白鹿兩頭,化為玉童」。《雲笈七籤》因此有不同的附圖,出現單頭鹿與雙頭鹿兩種。[20]「兩頭」實指「兩隻」,人有兩腎之故;不是「兩個頭」。幸好,較早的《修真圖》用第一種,即單頭鹿。但重刻多次後又有自作聰明的人改用第二種,即雙頭鹿,更加「之」字而為「形似玄鹿之兩頭」,使「兩頭之鹿」意義確鑿。

(五)《修真圖》創作於民國

    武當山紫霄宮之木刻版藏,一般視為最早版本,稱「武當山煉性修真全圖」。[21] 此木刻版是民國13年(1924年)夏,由武當山南岩宮監院劉理卿組織刻板。有人認為此圖是張三丰所創,徐本善(1851-?)修訂,再由劉理卿刻板云云,[22] 都無確實的證據。

    我們試從文字的來源推敲其創作年代。圖之右上方有「人之一身」一段,交代大小宇宙同一、天人相應之理。文字取自《丘祖秘傳大丹直指》。[23] 內文有「天心三寸六分,地腎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修真圖》作者全部把它抄下,連「非八寸四分而何」的問題式語句也絲毫無改。另外《大成捷要‧關竅秘訣》有相同的一大段文字,[24] 只是沒有「非八寸四分而何」之疑問句,而見「天心三寸六分,地腎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總計八寸四分,合天地之全數,人身一天地也」。[25]《大成捷要》是由嶗山朱文彬得嶗山太清宮檢院趙泰昌相贈,[26] 因見其為內丹珍本,遂於民國二十二年、即1933年囑友李炳章付梓面世。其原序則由太清宮姚至果在1929年撰寫。[27] 至於《丘祖秘傳大丹直指》,當不是丘祖(丘處機)之作,然丘祖確實有《大丹直指》,收於《正統道藏》洞真部。《丘祖秘傳大丹直指》附有陳攖寧(1880-1969)按語及後記,交代了書的來歷,大概是:一位青島道友把這部手抄本帶到上海,請陳攖寧審定;陳發覺文理不通,錯字又多,曾作了大番修改云云,時年民國37(1948年)。[28]

    《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有幾個特色。一、奇經八脈。陰陽蹺,陰陽維均有提及。二、內呼吸。例如「汝欲內呼吸,汝當得其一,則萬事畢」。[29] 三、回光。例如「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臍下坤地也。若用眼回光於臍下,以調真息,是神入炁穴。如築基一般,回光久,腎中一點真陽直上與心神相合,則心息相依。‧‧‧‧‧‧心息相依,則水火既濟。回光調息工夫‧‧‧‧‧‧。」[30]

    我們不妨對這三點討論一下。

    一、有關八脈。

    過去以八脈連繫內丹功法,只見於明末以後伍柳派系;[31] 若以專題論述者,則只有先天派千峯老人趙避塵(1860-1927)[32]。《修真圖》刻有陰腧、陽腧、陰蹻、陽蹻,最大可能是趙避塵或其後學所作,其次是伍柳。首先,八脈的提唱是來自一個重要的修煉意向,那是「開通八脈」。趙避塵的《性命法訣明指》有〈開通八脈〉一章,說「人身通氣八脈,總根在生死竅,上通泥丸,下通湧泉,真氣聚散,皆以此竅為轉移」。[33] 趙避塵用心設計「開通八脈」為其內丹修煉的基本功,有其師承淵源。其胞兄魁一子曰「八脈開通卻病無,全憑心意用功夫」,其師了然曰「師授之後親自用,八脈一開陽氣升」,另一師了空曰「走精走氣八脈分,陰陽腧蹻仔細行」。再前期有柳華陽「(任督)二脈通時,則百脈俱通矣」,[34] 又云「其炁之行,後通乎督脈,前通乎任脈,中通乎冲脈,橫通乎帶脈,上通乎心,下通乎陽關,上後通乎腎,上前通乎臍。散則透於周身,為百脈之總根,故謂之先天。其穴無形無影,炁發則成竅,機息則渺茫。以待成全八脈,則八脈湊成共拱一穴,為造化之樞紐,名曰炁穴」。[35] 趙避塵師從了空,了空師從柳華陽,[36] 可見一脈相承。然晚明以前不講「開通八脈」,只講「開通百脈」。例如,張三丰曰「身靜於杳冥之中,心澄於無何有之鄉,則真息自住,百脈自停」,「日充月盈,達乎四肢,流乎百脈,撞開夾脊,雙關而上遊於泥丸」,[37] 又云「刀圭入口,頃刻一竅開,百脈皆開」。[38] 張三丰主要說明修煉可致百脈皆開,但未提及八脈皆開之觀念。

    再觀乎《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有「人能任督通,則百脈皆通」,口脗與柳華陽一致。《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作者及柳華陽企圖把八脈通即百脈通連成一義。若以中醫學角度看,任脈為陰經之海,而督脈為陽經之海,任督通指身中所有陰陽經皆通,故八脈通與百脈通同義。不過,原觀念在於百脈,在於「一通眾通」義,「百脈」指眾多,非實數;後發展至八脈,有「一通使八條重要經脈皆通」義,「八脈」是實有經脈,非眾多義。這個用字上的不同,反映着源流之先後。

    「武當山煉性修真全圖」下款寫明此圖刻製於「中華民國十三年」,我們倒過來設想,如果《修真圖》較《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早出,圖中「人之一身」一段文字被《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作者納為己用以撰書,那又如何?又或者,《大成捷要》作者亦採納之,寫成〈玄關秘訣〉又如何?然1924年刻的《修真圖》,一代丹家陳攖寧一定看過;在審校《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時,看到文字相同而按語或序跋隻字不提的話,就很難令人相信了。或許我們姑且信之,設想其原因之一是,「武當山煉性修真全圖」一直秘藏於武當山,沒有公開給人觀賞,所以社會大眾、包括陳攖寧在內,都未能看到。但這個假設不太可能,因為,陳攖寧是內丹研究頂尖人物,武當山若有珍貴的內丹藏圖,理論上不會不知。這很難令人不去懷疑,此圖只是陳攖寧以後的作品,年期為後人製板時妄加上去。不論如何,1924年至陳攖寧為《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審校之1948年,《修真圖》完全不為人知,實令人難以置信。然而,重點撮錄前人修丹工夫的《大成捷要》,又不見奇經八脈的內容。《修真圖》比《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及《大成捷要》早出的機會不大。

    有趣的是,《大成捷要》在嶗山太清宮出現,不晚於1929年;[39] 而陳攖寧所校之《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是由一位青島道友親手帶來的。可以猜想,《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大有可能抄錄自嶗山太清宮的《大成捷要》。以疑問句「非八寸四分而何」為綫索,我們可以說,《修真圖》「人之一身」一段文字最早見於《大成捷要》。《大成捷要》存於太清宮,有人以此為基礎、加上奇經八脈為骨榦寫成《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小改內文而有「非八寸四分而何」,再有道人以此段文字及其它資料繪畫成《修真圖》。

    回頭又假說《修真圖》由伍柳派脈所創。查柳華陽《金仙證論》中有附圖,皆言下丹田、上丹田、臟腑分佈等。不論《修真圖》是否柳華陽所繪或傳自張三丰,若柳華陽已得《修真圖》,當推《修真圖》以說明,他無必要再畫較為抽象並略欠清晰的簡圖,故《修真圖》作者是伍柳或之前的機會亦不大。

    二、有關「內呼吸」。

    「內呼吸」在內丹學是一較新的概念。柳華陽曰:「人若能明乎內呼吸,則橐籥自鼓,而乾坤自運矣。」[40] 內呼吸能使人提升至先天狀態,呼吸與乾坤同度,有造就先天炁的條件。具體打坐中,我們的呼吸形態是由粗至幼、由快至慢,直至近於閉息的所謂「胎息」。這是王重陽援禪入道,把命功直指心性以後,元明之間、尤以張三丰為首,提出「凝神入炁中」或「神炁合一」的工夫。「神入炁中」的呼吸形態即「內呼吸」。相信最早提出這個概念是張三丰,他說「初學必從內呼吸下手,此個呼吸,乃是離父母重立胞胎之地。人能從此處立功,便如母吸亦吸之時,好像重生之身一般」[41],又曰「每逢打坐,必須心靜神凝,一毫不起忖度希冀之心,只要抱住內呼吸做功夫」。[42]

    查五代時鍾呂、金元的南北二宗,未嘗見過此辭的運用。出現於民國的《道鄉集》[43]有:「此指內呼吸而言,非口鼻呼吸也。坐至神凝息定,口鼻之氣自斷,而內呼吸生焉。外呼吸離爐尚遠,豈能有益於道?內呼吸一升一降,如風箱之往來,故名橐籥。」這段文字很清楚地比較內外呼吸的不同,內呼吸非口鼻之氣,是一種真實的「無氣」呼吸,此與橐籥齊用,皆因張三丰指出「凡有形質者,不能升入竅內,夫惟真氣橐龠,乃能進於竅內也,故聖人直指先天一炁,衝開此竅,又曰修行之徑路,可以續命延年,修真而全真,無來無去,不生不滅」。[44] 由此可見,真橐龠是一種與先天炁、內呼吸同度的狀態。這幾個概念一直在張三丰以後都有發現,且愈趨明顯細緻。然《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有內呼吸的引用,我們雖未能確定其下限,但上限絕不會是丘祖作品。不論其下限是誰,若以「內呼吸」結合「八脈」兩個概念的運用觀之,《丘祖秘傳大丹直指》當是先天派趙避塵之後的作品。再者,文字抄自《丘祖秘傳大丹直指》的《修真圖》,也同樣創作於趙避塵之後。

    三、有關「回光」。

    修煉者對光的關注,很早就有。莊子一句「虛室生白」[45] 提出以後,煉養家就以見光來詮釋「生白」,[46] 早期的道書《太平經》有說打坐守一所得之光如日出:「守一明之法,明有日出之光,日中之明」。[47] 但「回光」則不同,回光是把光回歸至下丹田。關於這一點,發揮得最早的是王重陽。王重陽簡化鍾呂的繁複丹法,以回光為大藥萌生的決定性條件。他註《五篇靈文‧產藥章第二》:「元神下照,回光靜定,逆施造化,撥轉天關,大藥自此而生,金丹由是而結也。」此回光工夫,是指凝定之中,元神下照小腹丹田。此一概念一直沿用,張三丰《道言淺近說》接着這個意思云「夫守中者,須要回光返照,注意規中,於臍下一寸三分處,不即不離」。[48] 明清以降,回光的概念愈講愈熾。柳華陽說「已熟或坐或臥,不覺忽然陽生,即回光返照,凝神入炁穴,息息歸根」。[49] 清咸丰年間黃元吉《樂育堂語錄》云「至人以順行之常道,為逆修之丹道,始而垂簾塞兌,息慮忘機,默默回光返照於丹田一竅之中,以採取真陽之氣,烹煉至陰之精」。不過,以回光為專題討論、闡釋最具條理的,應該是清康熙七年(1668年)呂祖乩文《太乙金華宗旨》,[50] 內有回光守中、回光調息、回光差謬、回光證驗、回光活法,及性光識光等。至於民國的趙避塵,其著《性命法訣明指》亦多處討論性光、蟾光、慧光及回光,如「此外武外文二火‧‧‧‧‧‧又是煉四相和合,五行攢簇歸根,回光返照,日月合併之法也」;[51] 又云「若回光返照之,將此真炁煉成舍利子如○,舍利子足,六根振動,可採大藥」,[52] 又言舍利子足則現蟾光:「這光又名曰慧光,養足曰蟾光。精不足不能生慧光,舍利子不足不能生蟾光。慧光如月光,蟾光如金光。這舍利子是陽精蟲生的。」[53] 又有「此先天眞一之祖炁和合歸併一處,强名圖曰○,此為先天真性,是精炁神所聚真性光,會聚於祖竅之前,有之則生,無之則死。‧‧‧‧‧‧若得金公木母和合,日月歸併一處,兩眼似這個○○,此為回光返照」,[54] 又有「此圈信受篤行性命雙修真功,而又勤行勿怠,加緊練習,莫有不得此慧光者‧‧‧‧‧‧再進一步,立現慧命真性光,謂之五氣朝元,此光即我真性」。[55]

    《丘祖秘傳大丹直指》是承接以神入炁中、心息相依、調眞息等觀念來演繹回光,這些都源自王重陽、張三丰一脈。但論回光之餘所說到的蟾光、觀音堂,正正是趙避塵所用的語言。趙避塵做回光法時,日月歸併一處是兩眼收神於中,與《丘祖秘傳大丹直指》論觀音堂有相同之說:「心腎相接處,為觀音堂,主持一身者也。自兩眼角心一時收來,收到兩眼角中間,觀音堂也。」[56] 而趙避塵說的蟾光,也見於《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又曰『蟾光終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藥之根。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臍下坤地也。」若以回光討論延伸至蟾光、甚有佛味的觀音堂來看,《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作者極有可能是先天派脈系的傳人。

(六)結論

    《修真圖》文字抄自《丘祖秘傳大丹直指》,而後者在內容上表現出先天派脈系的痕跡。陳攖寧是上世紀仙學大師,對《丘祖秘傳大丹直指》的評語僅僅是錯字太多,未嘗提及其與《修真圖》的關係,反映了陳攖寧從未看過《修真圖》。我們可以說,《修真圖》應在陳攖寧評審《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之後面世。此其一。

    趙避塵的先天派理論有其特色是開通八脈。雖然八脈運用是其師爺輩伍柳首唱,但以專題討論者卻是趙避塵。《修真圖》上的陰陽腧、陰陽蹻等刻字,配合「人之一身」一段文字的考證,反映作者是先天派之繼承者。《修真圖》當是上世紀下半葉所作。此其二。

    趙避塵的傳道特色是以圖示揭秘。他曾拜三十多位老師而感慨求師之苦,遂立志把所學盡傳後世,[57] 他得到時人高度的評價。[58] 對於圖解丹法,他更善於運用,他為「採外藥」一章附圖,很自信地說「此圖一出,假道學則無容身之地」,[59] 可見他極懂運用繪圖來宣示內丹之秘,也正因如此,《修真圖》不會是他的作品,因為他不會秘傳不語。正如徐兆仁說「先天派傳訣一反常規,敢於冒各種風險,毅然將教門視為絕密的內修真訣實法和盤托出,傾瀉無餘」。[60] 《修真圖》企圖揭露內丹之秘,很有趙避塵的氣象,想必為其後人秉持宗師態度而後出的作品。此其三。

    最後,也是最令人忽略的一點是,《修真圖》抄錄了《內景圖》詩文(亦即呂祖乩詩)。在下丹田的文字有「白頭老子青玄之處,實我命造化山川也」。在絳宮則有「一名真陰,又名碧眼胡兒」。「白頭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僧手托天」是《內景圖》主題詩的其中兩句,抄自《呂祖全書》。很明顯,《修真圖》出現於《內景圖》之後。此其四。

    總結以上四點,《修真圖》比《內景圖》晚出;亦即是說,《內景圖》出現於晚清,《修真圖》則在上世紀下半葉。

    可以想像,《修真圖》作者企圖繪畫一幅比《內景圖》更清晰的修煉圖,於是很努力地搜集資料。不幸的是,《修真圖》的複雜、累贅、錯處多的負面特徵,反映了作圖者的道學知識尚未到位。我們不容易批評《內景圖》,因為它取題僅是內景現象;但我們可以批評《修真圖》,因為它根本沒有指示如何修真,而圖示的一切,也不見得本來是秘傳不宣。

    千禧年以後,在電腦科技的推動下,宗教文化的推廣和宣傳變得更容易。本世紀各大宗教都走向生活,教義教理以至宗教活動亦趨向平民、普及的發展。這本來是道教發展的優勢。縱使修煉觸及人神間之感通,有許多體驗不能宣之於文字話語,但大時代正需要各大宗教展示一種較清晰、理性、平實的表達方法。我們即使有一顆熾熱的道心,也不能過於熱情地對史實大肆扭曲,更不應濫用仙佛之語如扶鸞捏造是非。保持一個恬淡無為的態度,才是締造一個健康道教的必須條件。《內景圖》和《修真圖》畢竟為很多虔誠教友帶來憧憬,也為很多孤修獨煉之大德確認正面修行之路,功德無量。誠然,正如歷代祖師常訓,神不在身外,秘語也不必外求。今天得一兩幅修煉圖便有如獲至寶之興奮,明日看三五百篇電腦秘笈,即使字字珠璣,也必會過眼雲煙。重要的還是一顆誓神劈願的決志心靈,真修實煉;到位了,才明白甚麼是四大皆空、劈破鴻蒙。

(完)

本文作者:袁康就博士

此論文於2009年6月18日在武當山「第五屆國際道教學術研討會」上發表。


[1] 北京白雲觀藏之《內景圖》下款有「此圖向無傳本,緣丹道廣大精微,鈍根人無從領取,是以罕傳於世。予偶於高松齋中檢觀書畫,此適懸壁上。繪法工細,筋節脈絡注解分明,一一悉藏竅要。展玩良久,覺有會心,始悟一身之呼吸吐納,即天地之盈虛消息,苟能神而明之,金丹大道思過半矣,誠不敢私為獨得,妥急付梓,以廣流傳。素雲道人劉誠印敬刻並識。板存京都白雲觀」。

[2] 北京白雲觀是全真龍門派祖庭。

[3] 陳禾塬引《武當雜誌創刊十周年精華本》下卷中「內經圖」一段文字:「此圖源出於邱(丘)真人之筆。當時為眾生宣揚教化,費盡婆心。厥後,時轉境遷,各方雜教紛起,迤今道脈雖曰有存,而得其真傳者,蓋亦寡矣!日今修身圖行世者雖不少見,然年久而訛錯多,人多忌之而不着意焉。幸經張化真人特授意我學社,真有訛錯者,更之改之。從此此圖之真便又見於今日矣。曾囑曰:道法禪機均存此圖矣。宜善護存之。拙自元朝以至今,已歷五百年之久,幸此圖之名天。此天機留之益吾後人也。望後之得此圖者,珍之,寶之。不潔之地,以體真人婆心濟世之至意焉。僧謹識。」載自陳禾塬《丹道修煉與養生學》(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頁393。

[4] 版本用《呂祖全書》(香港:青松觀,1991)。

[5] 即使乩詩已流傳而尚未編彙,作圖者或僅看到乩詩而非《呂祖全書》,即《呂祖全書》成書在此圖之前,亦不會太影響《內景圖》創作年份的上限估計,因為乩文之來源主要是劉體恕在武昌主持的乩壇。劉體恕整理原有的《百字碑》、《黃鶴賦》、《窑頭歌》、《敲爻歌》、《沁園春》等,其後再把順治年建成的涵三宮所出扶鵉《前八品經》、《後八品經》、《五品經》、《三品經》、《参同經》等全部載入。見《呂洞賓全集‧王沐序言》(廣州:花城出版社,1995),頁19-20。

[6] 除了「童兒」改作「胡僧」之外,還有「若向此中玄會得」改成「若問此玄玄會得」,疑誤「向」為簡體「問」字。

[7] 圖左上方有「法藏云:紺目澄清四大海,白毫宛轉至須彌」,憑此即見作圖者乃佛道雙修之士。

[8] 《呂祖全書》除了劉體恕總合文章外,還有幾位參與校閱工作,他們是黃誠恕、劉蔭誠和劉允誠等。見書序。

[9] 見《呂洞賓全集》(廣州:花城出版社,1995),頁23。

[10] 校訂時多加註腳以「一作某字」辨之,例如同卷另一律詩「本來無作亦無行」之下「玉藥無根得地生」,「玉」字有下加註腳「一作至」。此兩首律詩則無註腳。

[11] 凡例中云:「呂祖文集,傳世既久,不無魯魚亥豕之譌,今俱校訂分註清晰。」

[12] 見《老子》第二十八章:「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為天下溪,常德不離。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

[13] 語出自元混然子王道淵。見柳華陽《金仙証論‧風火經第六》引言,徐兆仁《仙道正傳》(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頁175。

[14] 見《仙道正傳》頁176。

[15] 同上,《仙道正傳》頁187。

[16] 例如張伯端《悟真篇》云:「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

[17] 雖然,作圖者盡量運用天人相應理論詮釋人身小宇宙,脊椎骨二十四節配二十四節氣當有其理,但在已畫出頭頂為乾、月周天為望的氣旺區間展示年周天大雪,必令人有所誤會。

[18] 即半月、魂魄各半成一直線,故云「上弦平如繩」、「下弦平如繩」。

[19] 「六字訣」在不同時代有着不同的煉功方法,「呼吸補瀉」和「腑用膽」兩個特點,可以作為考據要點。「六字訣」最早由南北朝陶弘景(456-536)在《養性延命錄》提出,「心」有二聲,但無腑。隋代智顗(538-597)以五臟配五聲,加了三焦為腑之代表。到了唐代孫思邈(581-682),加了大呼細呼的處理,復跟隨陶弘景,六聲無腑。到了胡愔的《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泄圖》,有膽為腑之代表,亦有呼吸補瀉觀念。憑此發展可知《黃庭遁甲緣身經》是唐代作品。

[20] 句讀為單頭鹿的版本有蔣力生等校注,北京華夏出版社1996年版。句讀為雙頭鹿的版本有李永晟點校,北京中華書局2003年版,及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92年版。

[21] 《修真圖》有多種版本,武當山紫霄宮藏木刻板、北京白雲觀藏木刻板、龍虎堂藏板等,而武當山藏為最早。

[22] 持這個說法有陳禾塬,見其著《丹道修煉與養生學》,頁189。

[23] 《丘祖秘傳大丹直指》共有十四章,《修真圖》這段文字與〈第十三章論三關三田〉一樣。

[24] 版本用郭任治點校,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

[25] 見《大成捷要》(山西: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頁10-11。

[26] 據白雲觀陳園普寫〈大成捷要緣起〉,提及《大成捷要》來歷,此書乃丹功練師王乾一遊河南中嶽嵩山崇福宮時發現,視之為玄門秘典,抄錄後帶回遼寧,輾轉傳至青島太清宮。爾後,朱文彬得趙泰昌檢院贈《大成捷要》,還得白雲洞王全啟贈《道鄉集》。見《大成捷要》頁1,5-8。

[27] 見〈大成捷要叙〉,《大成捷要》頁2。

[28] 見胡海牙編《仙學輯要》(香港:天地圖書公司,2004),頁586。

[29] 見《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二論玄竅》,《仙學輯要》頁588。

[30] 同上,〈二論玄竅〉,《仙學輯要》頁588-589。

[31] 開通八脈是伍柳派不傳之秘,伍柳派以前未見八脈結合丹法的專論。

[32] 趙避塵,龍門派第十一代,道號順一子,有「千峰老人」之稱。光緒21年,即1895,師從了然、了空禪師。其與弟子有關內丹修煉問答輯為《性命法訣明指》,書中第三口訣有「開通八脈」,文中提到呼吸工夫可通陰陽腧、陰陽蹻。

[33] 見《性命法訣明指‧第三口訣‧開通八脈》,徐兆仁《伍柳法脈》(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0)頁33。

[34] 見柳華陽《慧命經》,《伍柳法脈》頁201。

[35] 見柳華陽《金仙證論‧圖說第十》,徐兆仁《仙道正傳》(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頁190。

[36] 見《性命法訣明指‧千峯序語》,徐兆仁《先天派訣》(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0)頁2。

[37] 見張三丰《道言淺近說》,徐兆仁《太極道訣》(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0)頁21。

[38] 見張三丰《玄機直講‧一粒黍米說》,《太極道訣》頁8。

[39] 〈大成捷要敍〉是由大清宮姚至果所寫,時為民國十八年,即1929年。故《大成捷要》應當出現於1929年或之前。

[40] 柳華陽《金仙証論》,《仙道正傳》頁178。

[41] 見張三丰《道言淺近說》,《太極道訣》頁20-21。

[42] 同上,頁22。

[43] 《道鄉集》傳自清代嶗山白雲洞道長王全啟,民國22年由道人玄中子朱文彬輯校成書。見《仙道正傳》頁8-9。另《大成捷要》頁7-8。

[44] 見張三丰《大道論》,《太極道訣》頁34。

[45] 《莊子‧人間世》:「虛室生白,吉祥止止。夫且不止,是之謂坐馳。」

[46] 例子不勝枚舉,譬如趙避塵云「忽有眉間又掣電光,虛室生白,由炁內生出,金光三現也,是採大藥之景到。」 見《性命法訣明指‧第十三口訣‧採大藥過關》,《先天派訣》頁138。

[47] 見《太平經合校‧卷18-34‧守一明法》頁16。

[48] 見張三丰《大道論》,《太極道訣》頁20。

[49] 柳華陽《金仙證論‧火候次序第十六》,《仙道正傳》頁197。

[50] 《太乙金華宗旨》降乩於康熙七年(1668年),但到了乾隆四十年(1775年)才有抄本面世。此書有「回光」專論,例如第三章回光守中、第四章回光調息、第五章回光差謬、第六章回光証驗、第七章回光活法,及第十章性光識光等,全都關乎內丹修煉出現回光的專題演說。

[51] 見《性命法訣明指‧第五口訣‧外文武火法》,《先天派訣》頁48。

[52] 同上,頁69。

[53] 同上,頁124。

[54] 同上,頁74。

[55] 同上,頁75。

[56] 見《丘祖秘傳大丹直指‧二論玄竅》,《仙學輯要》頁588。

[57] 趙避塵說:「今將所得放師及自己所曾經驗者,盡情宣布。希望依法修煉者,証位仙班,或同登壽域,於願足矣。」見〈千峰序語〉,《性命法訣明指》頁2。

[58] 李子欣亦說此書「泄千古之秘,字字真詮,言言秘訣」,見〈李子欣序〉,《性命法訣明指》頁8。

[59] 同上,頁37。

[60] 同上,前言,頁ii。

© 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 1999 - 2012